DaiLoy

这里黛落,就是个自嗨画手。

凹凸:嘉吹金吹,西皮食嘉金/瑞金。也爱安哥爱柠檬,雷+y+。

小英雄:过激咔吹,胜出only!!雷qb,hc和大三角不雷但婉拒。

阴阳师:狗崽。

欢迎私信约稿!

【 弱虫ペダル/真東♀ 】 私の恋人

*东堂女体注意!雷者慎!除了性别设定和原设差不多,还是箱根山神。
*真东刚刚交往。
*少女心傻白甜,十分ooc!


有传言说自行车竞技部的东堂和一个后辈在一起了。

「恩……靖友什么时候也会关注传言了?」新开隼人刚撕开能量棒的包装袋就看见荒北已经狠狠咬着面包啃了几口,用不知道是因为啃着面包声音变得谈吐不清还是本身就带着迟疑的声音说出这件事。

「传言都是你并不想听却总是传进你耳朵的吧?!谁要去关注东堂的传言啊?!」荒北眉毛一挑眼睛一瞪表情立刻凶狠了起来。不过新开倒是完全不在意地咬起了能量棒,透着天台的铁栏网微眯着眼看操场上跑完步正停下来休息的一年生。

「不过今天尽八的确没和我们一起来天台吃午餐呢。」

「啊……她说有点事。」荒北把全部面包解决完才慢吞吞回答「嗯…吃饱了。」

「……什么事?」新开问。

「谁知道啊。」想想差不多该睡个午觉了,荒北闭上眼摆出一副别打扰我的样子。

「…是跟后辈约会么?」

假如现在荒北靖友还咬着面面包的话一定会噎着吧。

「……新开…你什么时候也相信传言了?」荒北睁开眼睛黑起脸看向他。拜托那可是东堂尽八,一天到晚只会自恋,就算有一堆白痴喜欢她她也从来没当过一回事只会用来炫耀的女人!最令东堂痴迷的就隔壁家总北的什么小卷……但也只是“闺蜜”级别的关系。

新开耸耸肩露出了相当意味深长的笑容,手指往楼下一指「直到刚才。那个…」

荒北忍不住站起身顺着新开的指向望去。

「不是我们家尽八和真波吗?」

在通往学园后山的小道路口一个蓝色头发的男生正牵着一个黑色长发抱着东西的女生走。

真波山岳。

东堂尽八的后辈。

东堂尽八和他的后辈在一起了。

那个后辈是真波山岳。

巨大的信息量冲击了荒北的大脑。

不过仔细想想……真波的确最近社团活动都没有迟到了…呢。




几分钟前。

「东堂前辈——!」

东堂听到这把声音立刻把头发理了理抱稳了怀中巨大的便当盒,正想用她堪称完美的微笑迎接他可爱的后辈,却被真波穿着运动服跑到自己面前气喘吁吁的样子惊了一跳。

「真波是刚上完体育课吗?」

东堂理了理状况做出结论询问,看着汗水从真波的额头流下并在阳光的折射下闪闪发亮的样子东堂不禁抿了抿唇,真波靠近脸庞的头发也被汗水打湿了紧贴着皮肤,睫毛也一颤一颤地。

啊,真好看。

东堂并不否认自己是外貌协会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她东堂尽八自己就是那么地美……才不是自恋。想想最初答应和真波交往的时候也是这样,爬完坡后的真波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带着明媚的笑容却有些紧张地说出喜欢。然后东堂就愣愣地被真波拐上了船。

「嗯!今天我也没有迟到哦东堂前辈~」真波漂亮的眼睛露出雀跃的光芒,语尾有些甜腻地打了个转,像个要糖的孩子眼巴巴地凑近东堂。

东堂警觉到这家伙又要占自己便宜,就条件反射地转移开话题「那个…真波不去换身衣服吗?小心着凉哦。」

「唉…」仿佛能看见真波刚才还左右摇晃的尾巴丧气地垂落下来,东堂突然感到有些内疚。

呜啊……低着头好像好失落的样子…?

东堂想着要不要开声抚慰一下,真波就突然抬起头直直地看向东堂。

「…可是我想快点和东堂前辈在一起啊。」

完蛋了,被这孩子吃得死死的。

东堂感觉脸上的热度在上升,完全不知如何是好地只能硬生生地别过脸去「哦…嗯。那快点走吧……」

「山岳。」





「其实东堂前辈不用做那么多的。」

牵着东堂找到一块被笼罩在树荫下的草坪坐下后,看着那四层的便当盒被东堂摆在餐布上的豪华感让真波不由得感叹。

虽然听说过东堂前辈因为家里是大温泉旅馆所以料理了得……但……

两个人根本吃不完吧……这分量。

「我…我才没有特意为你做很多!只是想想也让新开啊荒北啊那两个人尝尝我的料理吧才做多的!」东堂啊哈哈地笑了几声掩饰道。

「唉……原来东堂前辈不是只想做给我吃啊……」真波的呆毛垂落下来。

「…唉…等等」

「……啊啊没有活着的感觉了」

真波边说着边叹气,似乎真的很伤心的样子。

「……喂!听我说啊!可恶…这…这全部都是做给真波你一个人的可以了吧……」被打断话的东堂有些恼羞成怒,狠狠给真波额头用手指弹了一记,但说话声音随着脸上温度的上升还是越来越小。

「力气真大啊东堂前辈……」真波害怕被弹就条件反射地紧紧地一闭眼,随后睁开了眼睛故作委屈地看着东堂。

东堂闻言皱皱眉又心疼地揉起真波额头被自己弹红的地方,揉完又坏心地戳了戳「…满意了吗?」

「满意~*」真波语尾上扬透露出计划通的讯息,温柔地拉过东堂的手把自己的唇贴上手背细细摩挲,原先下垂微颤的睫毛抬了起来,随之展露的是充满暖意的蓝色的眼睛。

「真……真波别闹。」东堂支吾了一会觉得自己的手背和脸一样发烫着了。

欺负东堂前辈真是相当有意思的事啊。

「…你刚刚是在想欺负我很有意思吧真波。」

真是可怕的直觉。

真波松开东堂的手,眨巴着眼睛笑了笑「唉?我只是觉得东堂前辈很可爱哦。」

「……哼」

东堂不知道该作什么反应算是饶过了真波,手持着筷子夹起一只章鱼香肠往真波嘴边递了递。

「…啊——」

真波愣了一下,然后在东堂的因羞愧产生的怒视下乖乖张开嘴吃了下去。

「嗯…好吃。」

嚼了几口后真波在东堂变得期待的目光下发表了意见,看着对方明显变得欣喜的表情变化真波感到长那么大胸膛中还是第一次充斥着那么满的甜意。

那是和去爬坡感受到自己活着的时候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东堂前辈突然好热情。」

「吵死了,恋人都是这样吧?!」


恋人。

真波眨了眨眼睛。

他似乎是第一次在东堂口中听见承认他们是「恋人」关系。

啊啊感觉心脏真的快要爆炸了。


「东堂前辈…」

「唔嗯?」

东堂尽八正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块寿司,优雅地咀嚼着后才不满地挑眉发出疑问的声音。

「噗……什么都没有哦。」

真波看着东堂可爱的样子敷衍地笑了笑回答,果然引起东堂更大的不满,气鼓鼓地又往自己口里塞了一块寿司。

只是不经意的动作都可爱得成这样。

真犯规。

我明明更喜欢那种软绵绵的乖巧的女生,但是……

真波山岳凑近东堂,笑嘻嘻地咬上毫无防备有些惊慌的的东堂微嘟起的双唇。


你让我我喜欢你喜欢到已经快要停不下来了哦。




fin.
————————————————

躲在一旁的某两人。

荒北:卧槽闪瞎了……话说这便当真的有我份么?!!

新开:#%¥(嚼嚼嚼)

其实这篇是超早以前写的!!!槽点好多hhhh突然被我翻出来了各位就随意看看吧!少女心爆棚!!!!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DaiLo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