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oy

这里黛落,就是个自嗨画手。

凹凸:嘉吹金吹,西皮食嘉金/瑞金。也爱安哥爱柠檬,雷+y+。

小英雄:过激咔吹,胜出only!!雷qb,hc和大三角不雷但婉拒。

阴阳师:狗崽。

欢迎私信约稿!

【弱虫ペダル/真東】生日快乐!

*大学同居系列。
*有R级情节慎!
*东堂尽八生日快乐!!





在东堂尽八和真波山岳正式交往后真波才真正学会了接吻。

接吻也是一种技术活,东堂尽八自认为自己吻技高超,至少和真波第一次接吻的时候他醉着酒也把真波给吻得上气不接下气。

说起来那还是真波山岳的初吻。

正式交往前保持着炮友关系,这样异常的关系让双方多少有些手足无措,身体上的接触虽多但两人像是默契好的从第一次后再也没有接过吻。

大概是幼稚地想要为双方保留一个底线。

正式交往后就毫无保留了,像普通的情侣一般开始牵手,拥抱,接吻。

当然真波是不怎么会接吻的,某次接吻东堂被主动的真波啃得嘴唇微肿后有些欲哭无泪。

不过真波不会的他都可以教……不管是好的东西还是糟糕的东西。

今年的夏天不知为何带着甜腻的气息,尤其是今天早晨,当然会这么觉得有心理上的原因也有现实的原因,而那个现实的原因就摆在眼前。

那个一向赖床的真波山岳,一大早就跑进厨房泡了两杯热可可,自己蹲在床边捧着一杯另一杯放在床头柜,眨巴着眼睛看着东堂被可可甜腻的香味惹醒。

「……怎么了?」

东堂打了个哈欠撑起身子,空调虽然关掉了但残留的冷气还是把畏寒的东堂冷得摸了摸手臂,看着小恋人贴心拿来的热可可笑了笑。

一大早那么可爱就果然是因为今天是那个日子吧?

「我来要个早安吻然后就出门啦!」

把杯子迅速放下后真波就伸手拉过东堂手臂让他往前倾,然后靠近轻轻触碰了一下东堂的唇。

「…唔?」

还没回过神的东堂看着真波往自己脸上又蹭了一口才笑着说了声拜拜就立刻转身跑出门,动作形如流水一气呵成。

「…唉?唉!等等真波!你去哪?!」

傻了会眼随即翻身下床在房门探头一看真波已经不见踪影,让东堂有些失望地垂下肩回到房间蹲在床头柜前,呆愣了一会伸手把自己和真波成对的水杯凑在一块发出“砰”的响声。

今天是东堂尽八的生日。

也是被真波山岳求婚以来的第一个生日。

「绝对,没有,忘!」

东堂去到和福富荒北新开约好的上野公园大门前时发现只有荒北和自己一样提前到了场。

打断荒北别别扭扭的生日祝福后,东堂不像平时像个大妈一样啰啰嗦嗦唠叨家常而是直接切入主题讲了讲今天早上的事,焦虑的表情看得荒北咧一下嘴角表示无奈。

「为什么?」

听见这话东堂的眼睛亮晶晶的,但仍旧流露疑惑。

「这还用说吗……那小子不就喜欢这样逗你乐在其中么。」荒北别开脸躲开东堂迫切的目光小声说道。

「什么?我没听清唉!」

「我说,他大概是想给你个惊喜吧。」

「唔姆……是这样吗?」

荒北立刻不动声色地糊弄过去,东堂勉为其难地点点头后思考了一下还想再开口但福富和新开的到来结束了这个对话。

四人商讨了半天完全不知去哪,闲逛了一上午,本来这次出来是给东堂庆生的活动但主人公明显兴趣缺缺,解决了午餐后新开打电话把泉田黑田他们找出来一起去了卡拉Ok,想要活跃一下气氛没想到作为主人公的东堂居然唱着唱着悲愤起来然后扔麦打起了电话。

真是可怜了卷岛。

「荒北さん……东堂さん这是怎么了?」

黑田看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东堂露出担心的神情,小小声地询问一旁的荒北。

「就是那啥……更年期到了。」

荒北毫不在意地戏谑了一句,听完后黑田抽搐了一下嘴角。

「……被东堂さん听见了荒北さん你就有得受了。」

在东堂出了包厢门骚扰卷岛时,里面的人都听起荒北讲东堂和真波一早的事,事实上并不怎么严重的事情在荒北口中讲出来似乎更不严重了,听完后大家都一脸“没事没事一定是东堂他太神经过敏啦。”

结果下一秒东堂猛地推开房门吓了大家一跳,东堂不闹不哭低垂着头犹如行尸走肉一般缓慢地坐到了新开旁边,开口说了一句。

「隼人,悠人君……今天去哪了?」

「悠…悠人?早上去购物说要看花什么的……下午好像是顺便要去水族馆?他还说祝你生日快乐……唉等等难不成」

「水族馆约会什么的我都没试过……呜。」

不不不虽然大概猜到了是怎么一回事但他们那根本不能称之为约会啦!!!大概。

「那什么……东堂さん是怎么知道真波和悠人在一起?」泉田帮了新开一把解除了一下尴尬,干巴巴地笑着问。

「因为…他没有和眼镜君一起啊。」

这什么回答?!排除法吗?!

众人内心的吐槽多得数不清,一片死寂中大家都把希望的目光投向了当年强力的主将福富寿一,期待他能开口安慰一下,福富看了看周围应了大家目光开口。

「东堂……那我们陪你去水族馆吧!」

…然而我们当年强力的主将似乎并不懂安慰是什么。


最后还是没有去水族馆以东堂的道谢结束了一天的庆祝,东堂找了“和你们一帮大男人去水族馆一点都不浪漫”的理由拒绝了这一群人的好意,但这一群人似乎还想做点什么,东堂想了想就任由他们最后送自己回家。

「拜拜~!」

到达东堂的租房楼下后,东堂抬起手向他们道别。

荒北和黑田交换一下眼神示意了一下旁边的人,小声倒数了两下然后所有人都突然开口大喊。

「一…二!お诞生日おめでとう!!」

东堂愣愣地看着他们一会才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两步走下原本已经踏上的楼梯冲过去给了他们一个大大的拥抱,站在前头的黑田被猛地正面拥进怀脸稍微红了一下,一旁的泉田也不幸入怀,而荒北自认为十分聪明地躲闪开却被东堂用手勒住脖子张牙舞爪地叫放开。

打打闹闹下福富制止了他们表示天色不早了,最后新开笑着揉了东堂头发一把才一群人离开。

望着这群人的背影东堂觉得眼眶热热的,但还是扯出了笑容吸了吸鼻子,十分合时地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似乎有短信。

东堂皱皱眉,伸手掏出手机打开一看。

「东堂前辈,投怀送抱结束后就快点回家哦。」

发件人:真波山岳。

东堂吸了一口气立刻抬头望了望,然后用自己最快的速度爬上楼,正慌忙摸钥匙的时候门自己打开了,然后东堂看见很大很大一束花几乎堵住了门,惊讶地喷笑出声后伸手十分准确地捏了一把藏在花后的人的脸。

「呜唔……一上来就捏人脸真是过分啊东堂前辈。」

「你今天扔下我痛痛快快地到处去玩才叫过分吧?」

「唉——我可是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想着东堂前辈哦,才没有痛痛快快地玩呢。」

收回手的东堂看着真波把花束拿开露出那张笑嘻嘻的脸,真波反身回厅把花束平放回餐桌,和花色的蛋糕放在一起怪惹人高兴的。

花和蛋糕都挑得很漂亮,不过怎么想都不会是真波自己挑的吧。

嗯?花?蛋糕?

像是想到了什么东堂脸红了红,用手遮了遮脸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说起来被求婚那时很别扭地说过想要花和蛋糕呢……虽然可能只是巧合但果然有点……

东堂偷瞄了在餐桌另一头的真波两眼,真波正乐哼着生日快乐歌摆着配套用的餐具,看着东堂时不时投向的目光疑惑地对望。

真是……有些糟糕。

东堂抓了抓衣服下摆,犹豫再三还是清了清嗓子开声。

「…过来,真波。」

正打算往蛋糕上插蜡烛的真波唉了一声,看着东堂对自己的招手嘟囔着怎么跟叫小狗似的但还是乖乖放下蜡烛走近东堂,突然手被一拽拖到了沙发边然后被推倒了。

一切突然地让真波吓得不轻,只见东堂就顺势坐上真波的腰间,双手搂起微长的T恤衫到胸前腰缓缓磨蹭着下面,妖娆的动作让真波很快就起了反应。

「不,不行,东堂前辈……我们的蛋糕…」

真波还眼馋着餐桌上的蛋糕,这让东堂不禁怀疑自己的魅力和这蛋糕到底是给谁吃的,恍惚间就立刻被真波反推占了上风,还以为被蛋糕打败了的时候却被抱起放在餐桌上,衣服被拉起,胸口到腰间立刻被抹了把奶油显得色/情至极。

「等等真波……虽然我是想那啥……但不用那么刺激……」

看着真波开始充满情/欲的眸子和微吐出的舌头东堂说话越来越弱,真波还在征询同意一般眨巴着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瞳,最后换取的是东堂把手按在头发上温柔的抚摸。

接吻。

真波把咬住的沾着奶油的小草莓用舌头顶进东堂口中,奶油入口即化,轻轻一咬草莓的汁液就渗出来从嘴角流下,把原本就被胡乱卷起的T恤衫弄得更加脏乱不堪。

好不容易咬下那颗草莓后真波就把舌头伸了进来,在口腔翻搅着让东堂的面颊覆上层情/欲的颜色。

东堂躲开真波越渐熟悉的追击让自己好喘口气,低喘着看自己裤子被扒开,高昂的东西溢着透明的汁液,被毫不客气地抹上奶油。

然后,沉浸快感,从喉咙里发出抑压的哼声。

真波总是半开玩笑地说东堂前辈教给了他许多,不管是好的东西还是像这样糟糕的东西。

东堂则是吐槽道糟糕的东西你倒是学得挺快。

这不是不好的事情。

自从交往后总会这样想。

想到炮友关系的那最开始的那一年,每次和真波做这样的事的时候眼泪总会流出来……不管自己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

那时候大概觉得这是不好的事。

连牵手,拥抱,接吻都像是背负上了罪恶感,两人都不敢开口索求更多。

但现在不同,认真想想就会知道自己并不是为了做这样的的事才喜欢对方的,而是喜欢对方才想要做这样的事。

「我…喜欢你……山岳。」

最后的释放让东堂弓起身子,泪眼婆娑地艰难地说出一直说不厌的告白,直到真波温柔地拨开东堂被汗打湿贴在面颊的头发往脸上印上一个吻才回应道。

「嗯,我也喜欢东堂前辈哦……最喜欢了。」




「东堂前辈生日快乐。」

折腾了半天洗完澡才舒服地躺着床上,爱不释手地顺着小恋人的头发时听到他突然说出生日祝福。

东堂愣了愣,才想起自己生日的事。从早上到晚上的经历实在称不上愉快让东堂忍不住揉乱真波的头发。

「现在才想着要祝福你是最晚的那个啊!」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我也能陪你到最晚啊。」

东堂想了想还真是,趁着东堂无法反驳的时候真波缩进了东堂的怀里,像个小孩子一样紧紧贴着东堂。

东堂笑了笑摸摸真波的头,待真波蹭了蹭自己才安然闭上眼睛疲惫地沉入睡眠。

午夜正好过十二点。

明天又会是有你陪伴的崭新的一天。





fin.

—————————————————————

对不起我太赶了没啥质量!!!!!东堂前辈生日快乐我和波波一样喜欢搭末班车(喂)至少赶上这边的时间orz

我已经写得要疯了……旅游又没时间还是砍掉了一两千字重写了好多遍,总是不满意,希望大家多多包容qwq

真波并不是真的任性地想要玩才和悠人出去的,只是因为悠人对花和蛋糕什么的比较懂所以才ww

不知道有人看出来我选悠人这伏笔的用意吗w

写了糟糕的东西希望不要被吞稿!!

评论 ( 9 )
热度 ( 40 )

© DaiLo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