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oy

这里黛落,就是个自嗨画手。

凹凸:嘉吹金吹,西皮食嘉金/瑞金。也爱安哥爱柠檬。

小英雄:过激咔吹,胜出only!!雷qb,hc和大三角不雷但婉拒←不画。

阴阳师:狗崽。

欢迎私信约稿!

微博:http://weibo.com/dailoy

【弱虫ペダル/真東】暗恋已久

*东堂社会人真波大学生设定,双向暗恋

*会有两人与其他人交往的描写

*有大量捏造的角色





啊啊……好热。


虽说是下午五时但外面的太阳却没有丝毫要下山的意图,汗水从脸颊滑落也没心思去拭去,说到夏天吧果然是个让人烦闷的季节,就跟现在的情形让人烦心一样。

「说白了你根本就不喜欢我吧?!!」面前的女子不管不顾地大喊,平时对外人温柔贤淑的形象在这一瞬间崩塌,眼泪弄花了妆容让本身就不太好看的哭相更加不讨喜。

「你说啊!你对我完全不关心吧?!要不然怎么会因为我说那个人几句不好听的话你就翻脸!」

女子歇斯底里的样子让东堂尽八觉得有点可怜,她的声音大得在屋子里回响,估计邻居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吧。坐在沙发上的东堂抬眼看了看她也没有吭声,只是慢悠悠地从桌子底下摸出一个烟盒抽出一根烟,点燃后修长漂亮的手指夹着烟支淡淡地吸了一口,又听女子歇斯底里地谩骂才吐出闷了许久的那呛人的烟。


啊啊……真烦人。


女子还想骂些什么,但玄关传来的开门声让她的声音戛然而止,听见声响的东堂也郁闷地扶着额头,不出意料一声元气的“我回来啦”传了过来。

随声而到的声音主人看着客厅两人僵持的场面也尴尬了一下,但也只是一秒的事,很快就非常不会读空气地笑出声来。

「啊,难道我来的不是时候?」

「并没有,真波你去厨房。」

「是——」

东堂难得开声,使唤人的他表情似乎柔和了些。

「……就是这孩子……随随便便的样子…他那些事也是恶心…」

等真波扎起头发拿起餐桌上的围裙走进厨房后女子才又摆出脸色来,恢复了点怒气又开始准备指着东堂的鼻头开声,却被东堂硬生生打断。

「…我确实不关心你,这是我的不对,那就如你所愿…分手吧。」

说完这句话的东堂脸上依然带着可以称之为温暖人心的笑容,对女子做出了“慢走”的手势,但一言一举却并不无礼而是礼貌地让人觉得疏远。

大概女子没有想到东堂如此随意而且没有任何挽留,睁大了双眼不可思议地瞪着,原本想说的话也全咽回肚子里,明明半个小时前还在他怀里亲昵半个小时后却发展成这种局面真是令人寒心。

「我……」女子分明还想再挣扎一下,但东堂的又把刚才的话重新说了一遍,再次做出“慢走”的手势,女子才愤怒地又骂多两句甩门而出。


赶走了这女人真是大快人心。


东堂关上客厅的落地窗去开了冷气,然后仰倒在柔软的沙发顺便闭上眼伸个懒腰,不一会听见了不是自己的微弱的呼吸声在自己上方,缓缓睁开眼就看见倒着的一张脸看着自己。

「……怎么?」

「什么怎么,那女人叫什么来着……竹中?嗯就是竹中,不是追了蛮久追到的嘛,这样就甩了?」

「什么叫这样…什么都不知道的小鬼。」东堂毫不客气地翻个白眼「这女人嘴巴脏得要命,对外一副温柔淑女的样子内心整天咒别人。」

「……那看来东堂前辈眼光真差呢。」

「呵呵。」

东堂伸手轻轻拍了拍上方真波的脸颊「她还是因为你跟我吵起来的,所以你就幸灾乐祸个够吧。」

东堂回想到下午竹中对真波无厘头指责和谩骂,自己当时也没忍直接翻脸问她几斤几两?自己也没多好骂别人恶心才是最恶心人吧。

「哎哎因为我?啊~果然我太打扰你们了?毕竟你们干好事时总是恰好被我撞到了呢!」

真波没有任何歉意地冲东堂笑,东堂也没有怒,只是打了了一下真波的头。

「给我做饭去。」

「是——」


真波是东堂高中时的后辈,同时也是这个家合租人。

并不是两人一起找到房子然后一起住什么的,而是东堂住在这,真波死皮赖脸地说学院宿舍不舒服而住过来的,作为住过来的要求自然是合租。

但真波还是个大学生,不同东堂一到公司就打了场好仗成为了白领阶级,他也就空闲打打工有那点小钱,给不起的钱就劳动凑。反正住下了肯定是赖定了。

真波赖着东堂的理由东堂不知道,只当他是被前辈照顾过瘾了,而且学校宿舍确实不如这里舒适。


「话说东堂前辈,明晚我会带个人回来。」

吃着真波做的一些家常菜顺便唠嗑两句,有说有笑后真波似乎突然想起这件事然后笑着报告了一声。

「嗯?……是上次那个吗?」

「哦,不是,我甩了,换了一个。」

东堂停顿了一下才用嫌弃的眼神看了真波一眼,嘴里说道「真鄙视你啊,我才刚分就来秀恩爱,别总是欺负别人做得太过分了哦。」

「哪有,情事上欺负都是疼爱好嘛。」

「……现充爆炸吧。」

「东堂前辈你wwww」

真波笑得直不起腰,东堂迅速吃完饭就起身把餐具拿回厨房,打开水龙头冲洗餐具时回想着上次真波带回家的孩子。

看上去像是高中生,中长发,躲在真波身后有点内向的样子……嘛大概就是大家所说的那种可爱的男孩子。

没错,男孩子。

真波不像东堂,对很多事都奔放随性,在恋爱上也是不论性别不论年纪,只要看得上就ok的那种类型。

所以下午的竹中骂的也就是关于真波性向的事,东堂对于这件事没有想法那肯定是假的,但他至少没有偏见也不会说恶心。

说起来上次的那个男孩子声音根本没有收敛啊,那呻-吟和娇-喘声大得在房外的东堂都听得清。东堂那晚真是彻夜难眠,第二天起来还看见那男孩子明显纵欲过度的脸,眨巴着那有些红的眼睛向自己问好,那种心情简直糟糕得不行。

水龙头的水哗啦啦地打在碗中,溅起的水珠跳跃到东堂光滑的手臂上又化作一道道水痕,冰凉的触感让东堂多少回过神。

拉回神智后便关掉了水龙头,深深吸了一口气再呼出。

「真波——今天当作赔偿换你洗碗!」

「唉——?!!」


「不是说今天真波是要回家的吗?」

「抱歉抱歉真波和他男友都被我们拉去唱歌啦,所以问一下东堂さん要不要一起来啊?」

打电话的是真波大学的狐朋狗友下田悠,下田是属于油嘴滑舌很会说话的那类人,不同真波高中的好敌手小野田那样老实敦厚。

说起来我也好久没和小卷通电话,最近忙得要死……

「东堂さん假如不来我们就会不负责任地灌醉真波咯?到时候要辛苦你把他带回去哦?」

「……他男友呢?」

「新男友也是个高中生怎么有地方安置真波啦哈哈哈。」

又是高中生,东堂皱皱眉。

「……那我去。」

「太好了!那就发短信给你地址啦不见不散!」

想想比起事后去收拾烂摊子还不如现在去坐一会就把人带走,东堂心累地坐在自己车子的驾驶座上边叹气边看手机查看地址,把手机塞回口袋,手拉开系得略紧的领带后便发动了车子。


自助式KTV的走道昏暗,两旁的包厢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歌声轰炸着东堂的耳朵,东堂找到106号房后推门进去就看到一群大男生在撕心裂肺地吼叫,皱了皱眉看见下田那家伙向自己招手,他的右边是真波,真波正和他旁边的另一个男生窃窃私语。

不出意外就是他新男友了,还是中长发,比起上次那孩子就是眼角比较上挑有点妩媚的感觉。

东堂坐到下田左边,真波发觉东堂来了就停止了和他新男友的私语。

「东堂さん你还真的来了呢~」

「毕竟我不想收拾烂摊子。」

「真是耿直哈哈哈,话说你女朋友呢?」

「分了,就昨天。」

下田手上安慰式地拍了两下东堂的肩然后就幸灾乐祸地继续笑起来,不知道是不是被笑声感染了东堂也忍不住勾起嘴角微微一笑。

这一笑不但把下田看愣了还把周围围观的几个人吸引过来,多少有种想要勾搭一番的架势。

「说起来东堂さん也是个美人……」

「东堂前辈你打算留在这里吗?」

下田再次开口却被真波打断了,隔着下田东堂看向真波然后无语地回答「不是你在这才叫我过来的吗?」

「是啊真波,东堂さん好不容易为你来一趟干嘛赶人走!」

「不是赶他走啦我只是问问!」

真波和下田开始打闹起来,东堂看着他俩打闹也没在意,没有下田介绍让周围的人也只能搭两句话,东堂多坐了一会然后打个招呼去卫生间后就离开包厢了。

「真波さん,我也去卫生间哦。」

冷落一旁的真波新男友也起身离开,真波随口应了应继续和下田勾肩搭背。

下田眼珠子盯着真波新男友转,直到他消失在包厢门口才收回目光,随后立刻似笑非笑地看真波。

「干嘛?」

「东堂さん哪天遇到个真命天女你就惨啰。」

「……别乱说话。」







tbc(?).

——————————————

太久没写真東,好难写π_π

东堂并不是答应了真波跟他好,在一起没那么快。

东堂前辈8.8生日快乐和七夕快乐!

估计没什么人看,或许会大改也可能会坑,不一定有后续(喂



评论 ( 15 )
热度 ( 32 )

© DaiLoy | Powered by LOFTER